专访刘烨:冷天拍摄没少受苦 战争爱情小心触碰

2017-01-23

电影新闻腾讯娱乐2016-09-14 08:37

 

腾讯娱乐专稿(文/赵振宗 摄像/阿洋 编辑/婕子)

采访刘烨当天,赶通告熬夜的他眼睛里满是血丝,这让人想到了《我的战争》中最后的镜头,躺在土坡上的刘烨眼角也是布满血丝。“那是滴的药水,糊在眼睛上,天冷又干了,眼睛也睁不开,弄得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不过,这恰恰促成了一种濒死的状态,导演很满意。

刘烨对那场戏印象也很深刻。《我的战争》是跟着剧本顺拍的,拍摄中他经历了崴脚、挨炸,经历过最冷的室外戏的煎熬,也经历了坑道里一拍就是一天的压抑。“所以躺在那土坡上,你会陷入角色,你望着远处的家乡,说出那些台词,那是我最感动的一场戏。”

在《我的战争》中刘烨饰演连长孙北川,文化程度不高,但对战争胜利充满渴望,勇敢、直接,却也很粗鲁,他表白王珞丹饰演的孟三夏,用的却是,“我想和你亲嘴儿”这么直截了当的话语。刘烨说,自己这么些年拍摄经历下来,很少去触碰战争中的爱情,他觉得那并不真实,“天天炸,哪还有心思谈情?”在他看来,这种直接了当的处理倒是更能让人信服。

专访刘烨:冷天拍摄没少受苦 战争爱情小心触碰

刘烨饰演的孙北川

被小人物的故事打动 最后一场戏最令自己感动

腾讯娱乐:之前也演过军旅题材,这次你为什么还选择接了这么一部战争戏?

刘烨:第一是抗美援朝这段历史已经有40年的时间没有再拍过了,这回可以拍这个题材,我觉得自己特别想参与进来。然后再一个刘恒刘老师的剧本好,他在战争里边你还能看到一些人的影子,尤其是小人物。我觉得确实剧本挺打动人的。

腾讯娱乐:这个片子给我的印象比较深的是很多镜头都是主观镜头,尤其是你端着枪在那儿跑,这种镜头在国内的电影比较少,作为演员什么感觉?

刘烨:其实拍起来容易,你别穿帮就行,但是这个胆可不容易,一般人还真不敢这么拍。因为真不敢把这个镜头摆在枪上。这一点是需要勇气的,导演这一点,我觉得导演还挺大胆的,脑子会想,他就是想拍出不一样的战争片。我觉得应该也不违和。

腾讯娱乐:这部片子感觉爆破很多,一言不合就炸了,听说你也受过伤是吧?

刘烨:受伤是脚踝,我从小到大,我打篮球、爬山,从一个楼顶蹦到另外一个楼顶,从小到大,运动方面干多了,从来没受过伤。就是这个戏,左脚踝和右脚踝两个都嘎嘣了,全都肿那么老高走不了路。

腾讯娱乐:那停了吗?没停也接着拍?

刘烨:接着拍。

专访刘烨:冷天拍摄没少受苦 战争爱情小心触碰

刘烨饰演的孙北川是一个勇敢、粗糙的军人

腾讯娱乐:因为我记得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到最后那块,人躺在那块的时候,眼睛这块都是红的,跟你今天这个眼睛有点像。这一块它是怎么处理的?

刘烨:那是滴那个红色的眼药水,但是它是黏的,很不舒服,你滴上之后,这个眼睛基本上看不见了。糊上了,天又冷,一干基本上这个眼睛就是那种。

腾讯娱乐:那也不太好表现那种濒死的感觉啊。

刘烨:开始我自己没想过那个,最后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我还是没想到,导演突然发现特明显。但恰恰让人感觉更容易相信点,因为人的生命力很强的。表现濒死的状态其实挺难的,他觉得一个眼睛大,一个眼睛小,他觉得挺好的。然后就把那个感觉抓住了。

腾讯娱乐:这场戏有很多感人的台词,你是不是也印象很深?

刘烨:当时要死的时候,那场戏我自己挺感动的,拍那场戏的时候,因为我们是顺拍,那也是最后一场打,我经历了前面那么多了,有开心的,有战斗的。那时候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我躺在那斜坡上,望着远方的家,再看着天空,那种感觉确实挺让人感动的。

专访刘烨:冷天拍摄没少受苦 战争爱情小心触碰

刘烨坦言在寒冷的条件下拍摄吃了不少苦

不敢触碰战争爱情 寒冷条件拍摄没少吃苦

腾讯娱乐:说到感动,戏里面的感情戏感觉有点类似《珍珠港》,两个男主角同时喜欢一个女主角。

刘烨:说到感情戏,其实对战场爱情我特别小心碰这个东西,经常咱们有的时候战场上的爱情什么的,我自己从以前看别的片子我就特别小心。尤其是自己拍过战争戏之后更是。我觉得那种卿卿我我,两个人炽烈的爱,我觉得在真正的战争环境下,你想到的是怎么能活下来,怎么能保命,怎么能把敌人杀了,这才是基本诉求。但是这个挺好的,导演处理得也挺好的,不去那么加重两个人的感情。

腾讯娱乐:战争部分的戏你有没有感觉到拍的过程会让人很压抑?

刘烨:室外的还好,室内确实有点,室内因为我们搭的都是坑道。坑道里面又暗,在里边一拍戏呆一天挺闷的。拍室外虽然情节上很压抑,但是在室外枪一响,就不管那些了,那个倒还好。

专访刘烨:冷天拍摄没少受苦 战争爱情小心触碰

《我的战争》里有大量激烈的战争场面

腾讯娱乐:您刚才也说室内都是坑道,室外感觉那个戏就挺苦的。这个过程有什么比较苦的是您印象比较深的?

刘烨:我给你举一个例子,去年有一天是北京40年最冷的一天,那天真冷。我们走那个山路,旁边俩大石头,同行的一个演员就他下去了,因为下雪那天。他说烨哥,我这血是哪儿蹭的,一看他手上都是血。因为太冷了,你看你这个手上不是一个大口子吗?那个石头太尖了,因为冻手没知觉,往下一滑,整个手全滑开了,他不知道。血太多了,把伤口给盖上了。就是那么冻。

再比如,很多人接戏的时候就把耳罩放下来了,演老刺猬那个哥们儿没有。第二天之后,他冻的整个耳朵就肿得大疱,去医院拿针把它挑破,把里面的水全放出来,医生说你不能太冻了,以后每年天一冷肯定起冻疮,那一天好多人都是那个情况。但就是这样,我们也拍完了。

腾讯娱乐:所以你对这次的表现还满意吗?

刘烨:作为战争片,这个戏应

 

该真的是国产片里面不错的。当然也还可以更好,比如感情戏更从容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