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烨:演员身份最重要最珍贵 家庭给了我质的变化

2017-01-23

2016年10月17日07:21 来源:新闻晨报


原标题:刘烨:是家庭给了我质的变化


“忧郁小生”、“文艺片男主”、“硬汉”、“高颜值”、“段子手”、“火华社社长”、“诺一爸爸”,历数这些刘烨出道以来大众给他贴的标签,有些已经成为历史,而有些还在被津津乐道。

在刘烨自己看来,尽管卖萌耍宝手到擒来,也参与了几档真人秀,但就像那句著名的台词一样,他始终坚持“我是一个演员”,“这个身份是最珍贵的”。他经历过很长时间的自我怀疑,最终是家庭拯救了他,“它给了我质的变化,让我走向成熟。”对于事业,已近不惑的刘烨看得很明白,“好多东西,票房啊得奖什么的,都是缘分。”

新角色像自己

“对人对事的态度都给到底”

在让刘烨拿到今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影帝桂冠的新片《追凶者也》中,他饰演一位倔强耿直的汽修工,在被怀疑为一起残忍凶杀案的凶手之后,为了证明清白,开始了一段历经艰险的追凶之旅。这个单纯执着又有些莽撞的角色,让刘烨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宋老二(角色名)很轴,有些小聪明也有劲儿,就像我不管对人对事,态度都会直接给到底,不会有那种比较模糊的概念”。

导演曹保平在接受采访时曾说,拍《烈日灼心》难在对复杂人物的理解以及表演的呈现上,而《追凶者也》 更多的是一些外在的东西,包括体力上的要求、动作戏的危险性等,这些都会对演员表演产生障碍。亲身经历在云南高海拔山村拍摄追车等各种危险戏份的刘烨对这点深表认同,他透露自己在戏中开的吉普车看似很新,实际上是接近报废的车子,没有手刹,云南山路弯路多又没有太多护栏,拍摄时不仅要求极高的车速,前面有遮光板还很难看清路,非常危险。尽管如此,刘烨还是坚持不用替身,“这时候就要胆大心细运气好。在那种大坡度的山路上危险是有可能性的,所以那时候脑子高度紧张,不给自己犯错的机会。”

与去年的电影《解救吾先生》中一样,新片里刘烨也是一位父亲,而且有了更多的父子对手戏。尽管现实生活中一双儿女让人感叹刘烨绝对是人生赢家,但他笑言,自己对于在银幕上演父亲其实有些排斥,因为这证明自己老了,“国外四十多岁的男演员跟二十多岁小姑娘谈恋爱,大家觉得一点不违和,结果国内一过四十就恨不得演爷爷去了。”

从“忧郁小生”到“硬汉”

“你要承担起这个家庭”

在《追凶者也》上海发布会现场,粉丝举的应援横幅上“三金影帝”四个字让刘烨特别开心。实际上,前两金和后一金之间隔了整整12年。1999年,刘烨因主演电影《那山那人那狗》 步入影坛,2001年凭借《蓝宇》拿到了金马影帝,3年后又以《美人草》获金鸡奖最佳男主角奖,“当时就觉得太容易了,拍戏得奖是一种生活方式,只要我认真演,然后导演不错,剧本不错,就肯定能得奖。”

然而在拿到金鸡奖之后的整整12年里,刘烨鲜少获得大奖垂青,甚至连提名也不多,先前光鲜生活的真实感逐渐下降,他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12年整整一轮,时间真的不短,中间七八年,那种怀疑自我的情绪很重。”如今,刘烨自认对好多东西看得很透很明白了,“票房啊得奖什么的都是缘分。”而改变他的契机,正是家庭,原本演戏是刘烨的全部,而安娜的出现,让他把自己的一半分给了爱,“另一半进入我的生活,一半的东西都是感受她,跟着她走。”后来,诺一和霓娜先后降生,孩子让刘烨有了新的寄托,“看着他们长大,就像看着一个小的自己在成长,我的孩子这么小,以后有太多机会可以去做我没有完成的事。”

如今大家对用“中国硬汉”来形容刘烨已经习以为常,而早些年,刘烨在大众心目中却是“忧郁小生”的代名词,如何摘掉这个戴了好多年的帽子,着实让他苦恼了很久。“刚开始我还蛮享受的,因为那时候只有梁朝伟有这个称号,多洋气多fashion啊。”刘烨坦言,刚出道时的状态和社会角色很符合这个定位,年轻人刚步入社会,对人际关系和事情看得很简单,不太愿意跟人打交道,保持着怀疑一切的自我保护姿态,但到三十多岁还这样,就会跟自我在社会和家庭中的认同感有矛盾,“三十而立,你要承担起这个家庭,你是丈夫和父亲,是让老婆孩子靠得住的角色。”自然而然地,刘烨开始选择警察、军人、黑道大哥这样“有力量”的角色,终于在七八年前,当某次活动主持人第一次用“银幕硬汉”来介绍他时,刘烨长出了一口气,“终于摆脱‘忧郁小生’这个称号了。”

玩转综艺和微博

“演员身份最重要最珍贵”

去年《爸爸去哪儿》节目中,刘烨和儿子诺一这对父子带给了观众欢笑和泪水,他的家庭生活也成为大众关注的焦点。从节目最初两人呆在同一间屋子里各玩各的,到后来诺一对父亲离开的千般不舍,刘烨曾在多次采访中提到,先前因为忙于工作与诺一并没有特别长时间的相处,而正是这个节目帮他拉近了和儿子的距离。尽管和孩子亲了很多,但刘烨仍然觉得和诺一处于区别于一般父子关系的非典型状态,“不是那种从细胞里透出父爱来的感觉。更多的是你玩你的,咱俩井水不犯河水,偶尔他犯错的时候,我才会拿出爹的身份。”

如今刘烨每年会空出一半时间休息,带孩子去旅游,或者带他们去法国看望外公外婆。妻子和孩子都掌握了两三门语言,而刘烨笑言自己至今还是不会说法语,和安娜在一起十年仍然只会说最简单的“吃饭”、“对不起”、“你好”这样的单词,也完全听不懂。去法国见亲戚朋友,安娜一开始还帮忙翻译,后来也懒得帮忙了,于是刘烨就开始用蹩脚的英文和他们沟通,“如果我跟英国人美国人聊天,那英语就完全歇菜了,但法国人英文也不好,基本都说得磕磕巴巴,那个时候我就特别有自信。”

从2013年开始,刘烨基本以每年一档的频率参加真人秀节目。从《中国达人秀》、《花样爷爷》、《爸爸去哪儿》到今年的《星球者联盟》,让他在演员身份之外又获得很高的话题度。对于参加综艺节目,刘烨一开始是拒绝的,后来经纪人的一句话让他松了口,“经纪人跟我说,现在大家都在做这个,如果你还不做,大家不会感觉你清高,而是会觉得人家没找你。”除了真人秀,自言非常老派的刘烨,在微博上却精心经营着“火华社社长”这一身份,偶尔的“撒娇卖萌”都会让粉丝激动不已,而这些都是他在大潮流下的适应之举。“我努力跟着大环境的方向走,但唯一的原则是绝对不能破坏我的演员身份。”刘烨说,“我用了十几年时间塑造起了这个身份,电影可能票房不好口碑不好,但我还是一直在拍戏,演员身份是最重要最珍贵的。”(记者 何雯亚 见习记者 陆乙尔)